悦己、提能、厚知
【作者:傅深洁  发布时间:2016-4-4 22:36:42  点击数:1796】

亲爱的俞校以及8090的小伙伴们:

大家晚上好!

人生天地间,若白马过隙,忽然而已。确实,在欣赏“年年岁岁花相似”的风景之余,我们也会去感叹“岁岁年年人不同”的惆怅。将脚步迈进富有悠久历史的杭州市胜利小学的大门。在这里,我与热情、风格各异的同事相遇;在这里,我与纯真、可爱的7、8岁孩童相遇;在这里,我与拥有热心、宽容的家长相遇……一切的人与物,编织成了我至今两年半的教师生涯之路。在这期间,我们一直前行着,一直成长着,一直收获着……

尝试着去做一位“悦己”的幸福型教师。诸葛亮在《诫子书》中提到“淡泊无以明志,宁静无以致远”。毫无疑问,我们处在人生应该拼搏的年段,我们得不断地上进,不断地向前。万物总是相互平衡制约的,在这以“动”为主的阶段,总要辅之以“静”的心态。在“静”中悦纳真实的自己。想一想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能要的是什么。想一想在这忙碌的工作中,哪些是至关重要和急需解决的,哪些可以适当地排后处理的。我喜欢制定好计划,细到每一天的计划。这样会帮助我更好、更快地解决工作上的主次矛盾。这样的习惯几乎从大学开始就没有改变过。在“静”中放平心态。狄更斯说过:“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无法选择工作,但对工作的态度,我们却有权利有责任去认真选择。”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,我们现在是一位教师,哪怕你今后将要尝试另外新的选择,至少你目前是一位教师。那就不需要再去过多地谈论他人的工作时间、他人的工作收入、他人的职业自由……“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”,在某时某地,你也是那个别人口中的“他人”。

尝试着去做一位“爱人”的宽容型教师。这个成语你一定听说过,那就是“年轻气盛”。年轻人,没有一定的人生阅历,我们易冲动、易不思后果。在年轻教师这里,我们经常会说“怎么会有这样的学生”。当然,我肯定也是那其中的一个,有时面对那些调皮的学生,我们有的确实是愤怒。有一天,班里有个孩子悄悄和我说:“我觉得他不是调皮,是因为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,有的人安静,会乖乖的。有的人活泼,就会喜欢动。”带给我更多的是不可思议,一个一年级的孩子都能懂的道理,我们却是接受不了的。《论语·子路》篇中说到: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”。我们与孩子间的相处,却总希望“和而同”,我们不允许有与自己相左的想法,不允许他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。与自己的相违背了,我们自然而然把他称之为“不乖”。这样想来,就会觉得自己的愤怒是如此的可笑。感觉自己现在对孩子们,没有了一开始时的那种“洁癖”,我允许你可以慢慢来,允许你在一天中,某一个时间段“不乖”。

尝试着去做一位“厚知”的学者型教师。古语云:“至要莫如教子,至乐莫如读书。”我们被称之为“教师”,先不说需要教学方法,至少需要“学识”。然后我们得问问自己,面对一天又一天工作,我们是否还对得起“读书人”这三个字。我欣赏的是胡适、陈寅恪、季羡林之类的学者,他们在讲台上时的侃侃而谈,不需要掺杂过多的教学方法,他们的魅力在于本身的学识。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虽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。”当然,我们比不了这样的学者型讲师,但我们却不能忘了自己是一位“读书之人”。对于阅读,自己是喜欢的。我喜欢读南怀瑾的《论语别裁》,喜欢读《资治通鉴》,同时我也喜欢读周国平、龙应台等人的作品。一定要说阅读对教学究竟有什么用,还真回答不了。只希望自己的喜欢,也能让孩子们喜欢。

尝试着去做一位“提能”的研究型教师。尊重每一堂课也就是对自己职业的尊重。或许我们都会有这样的困惑:事情太多了,真正留给自己备课的时间还剩下多少。这确实是一个既存的适时。我们似乎太忙碌了,但又不知道自己的一天究竟是在忙碌什么。所以,我经常是这样要求自己,每一个单元,至少有一课的内容是自己精心准备的,尤其是自己没有上过的课文类型更是如此。对于语文的教学,我比较在意其文体,不同的文体有其自身的特点,自然也就有其独特的教学方法,因此,我会去思考诸如古诗、童话等问题的教学方式。教学之路的探索肯定是“路漫漫其修远兮”的,多一点思考、多一点研究,就离终点进了一步。

所有的河流都朝着东方,不拒细流,浩浩荡荡,只是为了汇入汪洋大海;所有的禾苗破土而出,不管酷暑还是严寒,都阻挡不住拔节向上。我们一切的努力,只为对得起“成长”二字。

 

 

 


上一篇:自我成长和修炼
用户登录
关闭
本信息仅向登录用户开放,请登录后浏览!
免责申明: